协会公告栏

会员登录

用户名:
密  码:
 

新闻发布会

专题报道

新闻报道

声乐比赛

上腭在歌唱训练中的价值和作用

作者:广东湛江艺术学校 叶红  时间:[ 2011-8-9 16:22:34 ]

 

摘要:在众多参与歌唱的器官中,“上腭”虽然没有唇、齿、舌、声带那样直接对发声、吐字产生作用,但是,它在歌唱训练中对声音的形成、对声波的寻找、对假声的开发以及对音色、音量、共鸣等变化都起着其它器官无法替代的“调节”和“反射”的作用。然而,长期以来这一问题却未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。为了更好地让它为歌唱艺术服务,我们对“上腭”的作用作了初步的研究,并且认为“打开喉咙”、“抬起软腭”是建立一个良好的歌唱状态的开始,也是关键性的一步。
关键词:软腭、硬腭、抬起、调整、训练、反射、声音走向

    世界上任何一种乐器的声音都无法与人类的歌声相媲美,这是因为它有着丰富的表现力。歌唱是人们喜、怒、哀、乐最直接的表达方式,它既是艺术的语言,也是语言的音乐。正是它的普及性和实用性,深受人们的喜爱。随着社会的发展、文化的进步,歌唱已逐渐成为音乐艺术领域里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。歌唱艺术,有其自身的运动规律和一整套训练的方法(包括声、字、气、共鸣等),总称为:歌唱的方法。歌唱家美妙动听的歌声不仅要具有良好的歌唱天赋,更需要经过长期、严格、系统的训练才能获得。

    人体与歌唱有关联的器官大致分为:发声、吐字器官,呼吸、控制器官和共鸣腔体三大类。其中发声、吐字器官包括声带、喉结、会厌、悬雍垂、鼻、舌、唇、齿、腭、鼻腔、口腔、喉咽腔、头腔(由鼻、额、蝶、筛、上颌窦等组成)等。这些器官在人体大脑的支配下,在气息一呼一吸的作用下,带动着声带进行一开一闭的张弛运动,使之产生高低、强弱不同的声音,之后经过语言器官的“加工”、共鸣腔的作用以及注入应表现的情感,最后加上节奏,形成歌声。简单地讲,这就是生理发声和歌声形成的基本过程。

    在众多参与歌唱的器官中,“上腭”虽然没有唇、齿、舌、声带那样直接对发声、吐字产生作用,但是,它对声音的形成、对声波的寻找、对假声的开发以及对声音音色、音量、吐字、共鸣等变化都起着其它器官无法替代的“调节”和“反射”的作用。

   “上腭”有硬腭、软腭之分。硬腭在“上腭”的前半部,也称“硬口盖”,还有人称它“天花扳”。它前端连着前门齿龈,后端连着软腭,骨质较硬,故称“硬腭”。而“软腭”则是“上腭”的后半部,前连硬腭,后接悬雍垂,由肌肉组成,所以,称它为软腭。在歌唱训练中,硬腭起着“反射板”的作用,软腭具有“调节”的作用,它们各有特点与功能。

    一、软腭

   “打开喉咙、抬起软腭”是声乐教师用来启发和要求学生的专业术语。因为它的柔韧性、灵活性,被视为“可调器官”。因此,教师经常训练学生做升、降、张、弛的软腭调节运动。对于一个需要建立良好歌唱状态及正确歌唱方法的初学者来说,“打开喉咙、抬起软腭”是至关重要的。

    练学生做升、降、张、弛的软腭调节运动。对于一个需要建立良好歌唱状态、获得正

    软腭对声音的作用:歌唱艺术中使用的声音基本有三种:一种是真声(也称自然声);一种是假声(部分声带发出的声音);还有一种称为混声(在一定的气息支持下,真、假相结合的声音);然而,这三种声音的效果、音色、运用的方法、侧重的声区都不尽相同。假声侧重于高声区、真声侧重于低声区、混声基本用于中声区。歌唱训练中有一个重要的内容,就是要将这三种不同的声音统一在低、中、高三个声区里,成为同一种音色。而且要衔接的天衣无缝、高低流畅。进行这样一个训练,首先要创造一个良好的口腔环境,即“打开喉咙”、“抬起软腭”,给声音一个活动的大空间。其次,开发假声功能。我们每个人都具备发假声的功能,但绝大多数人并不了解,更不会使用。开发人的假声功能,使有气息支持的“假声”贴在高抬起的软腭上“行走”,以减轻声带发高音时的负荷和过分使用真声造成的咽喉部肌肉紧张。尤其对于女生演唱高音来说,能够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其三,训练混声。寻找出假声后,再参合真声,使得真假声溶合在一起,产生出混声的声音效果。因此,无论是开发假声、还是训练混声,都必须要“打开喉咙,抬起软腭”。

    软腭对共鸣的作用:歌唱艺术中,另一个训练内容是对人体共鸣音的寻找。根据物理现象:振动源(人的声带)同被振动的物体(人的共鸣腔),在气息的作用下,产生相同的振动频率,引起共振,这种现象就叫做共鸣。人体的共鸣腔大致有:口腔、鼻腔、胸腔、头腔和喉咽腔。其中口腔、喉咽腔是声音的重要出口,它起着“交通枢纽”的作用。只要我们开口歌唱,它就要将声音源源不断地传送出去。口咽腔共鸣的好坏,取决于口腔里舌、唇、齿、上腭移动的变化和空间的大小。那么,能使口咽腔空间发生变化的器官之一就是软腭的张弛。另外,我们每个人的“腭”也有所差异,其中“腭弓”的深度、宽度和弯度都有所不同。有专家认为:观测“腭”的形状对鉴定歌唱者的声部、共鸣效果的好坏有一定的参考价值。这是因为弓形的弯度、深度会对声波的传送形成折射,而且会将声音相对的集中,产生良好的共鸣效果。我们仔细地观察生活中的物体,凡是具有弓形的建筑(如:教堂、清真寺、音乐厅等)或弓形的乐器(如:小提琴、二胡、琵琶等)以及寺庙里吊挂的大钟等都利用“弧度”来取得良好的共鸣效果和掷远的穿透力。

    德国歌唱家卢齐厄•马南在她撰写的《歌唱艺术手册》中谈到:“软腭是硬腭的延续,软腭先是横向朝后延伸,然后下弯,终止在悬雍垂处。软腭由各式各样的成对的肌肉组成。软腭通过他们的收缩可以使鼻咽腔的大小和形状有很大的变化……”。软腭可以控制鼻腔的气息出入与流速,软腭下垂气流进入鼻腔,产生鼻音,而软腭高抬,拉紧声带,分开与舌骨之间的距离,扩大咽腔空间,产生出良好的鼻腔共鸣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1、舌   2、口腔   3、硬腭   4、软腭   5、悬雍垂(小舌)

    软腭对声波的作用:歌声中产生悦耳动听的声波(振动频率为每秒4~6次)是一种连续地、周期地变化振幅的声音,它借助气息的支持和松弛的软腭及灵活的喉头进行振动的。我们将口腔张大,从镜子里,可以观察到“抬起软腭”后进行声波振动的活动情况。当气息推动着声音产生声波时,软腭是松弛而高抬的,悬雍垂(小舌)和周围的肌肉群等同时受到影响并产生与声波振幅相同的频率。而“软腭”抬起的高度和张弛的程度,足以影响到声波的振幅和音色的纯度。因此,声波振动是否正常、波率是否悦耳?都与“软腭”有着密切的联系。声波振动的状态,有人是与生俱来的,有人是后天模仿的,还有人是要通过有意识地训练(即:抬起软腭后,在两音之间多次重复地演唱,先慢后快,逐渐增加速度)才能掌握的。

    软腭对音色的作用:人们发出的各种明暗、高低、深浅不同的声音色彩称为音色(或音质)。它是由人的声带(振动源)的长短、厚薄、宽窄以及音频的高低、泛音的振幅和共鸣音的大小等多种因素决定的。人声的音色有其强烈的个性特征。当我们听到某种音色时,就能辨别是男,是女,是哪一位歌星。在歌唱训练的过程中,调整声音音色,达到最佳的音响效果同样是训练的内容之一。除了人体本身的声带发出的基础音不能改变外,其它音频、泛音、振幅、共鸣腔体等都可以发生变化。这些大小不同的变化,可以直接影响到我们声音的音色,就象前面我们提到的口腔空间的大小,可以直接影响声音的共鸣效果一样。只要可调的“软腭”有所变化,声音的音色就一定有所改变。毫无置疑,它们是相互牵连的反映。

    软腭对吐字的作用:歌唱的吐字在训练中十分重要,因为歌唱是语言与音乐相结合的艺术,语言自如,音乐才能流畅。所以,力求发音准确、吐字清晰、字纯腔圆,正是声乐教师们对学生的共同要求。我国的汉字是由声母和韵母组成。一个汉字,分字头、字腹和字尾。训练时主要要求字头的起音要准确,字腹的保持要丰满,字尾的归韵要坚定。欧洲拉丁语系的语言(如:意大利语、西班牙语、德语、法语等)则要求我们:元音要发的准确饱满,辅音要发的清脆而富有色彩。歌唱中,一般不能仅用说话的感觉发声、吐字,而要用积极夸张的状态去呈现每个字的“生成”过程,包括字头、字腹、字尾。这样大幅度的夸张吐字是要借助软腭的张驰来进行的。欧洲人的元音几乎完全在咽喉部形成(即软腭处),用他们的话说:“我们的口长在喉里”。世界著名的口腔医生胡德森•马肯博士在谈到软腭时这样说:“软腭与舌头是讲话的重要器官,只是软腭更为重要……”软腭不抬,字便不清、腔也不园。因此,软腭在歌唱训练中对发声、吐字是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。

    二、硬腭

    “硬腭”是上腭的前半部,具有坚实强劲的力量,它在歌唱中,主要“扮演”着口腔、鼻腔、喉咽腔共鸣音的“反射板”角色。事实证明:我们敲击质地坚硬的物体时,声音反射力强,音色明亮而清脆;反之,声音则暗淡无光、软弱无力。因此,在我们掌握了“抬起软腭”的方法、找到了歌唱中使用的假声之后,声音的走向应逐渐从口腔后部的软腭处调整到前部的硬腭上,使之产生强力明亮的声音效果和掷远的穿透力。在歌唱训练的过程中,学习者要了解歌唱器官各自的作用和特点,在不同的训练时期、不同的程度和对待不同的声乐作品时,时常做硬、软腭声音走向的调整,采取有针对性的侧重,这会使我们的声音在不断的调整中得到提高、得到完善。如果我们过分地强调软腭的使用,就会导致声音“窝”在喉里出不来。过分地强调硬腭的使用又会出现声音尖锐刺耳、位置过低、口腔共鸣过多等问题。因此,要及时而灵活地将声音走向进行软腭与硬腭之间的调整,掌握好它们的平衡关系。

    三、“抬起软腭”的训练方法

    训练“抬起软腭”最直接和简便的方法就是闭口“打哈欠”。在生活中,我们每个人困倦时都遇到“打哈欠”这个生理现象。声乐教师们便把这一现象运用在寻找“打开喉咙”、“抬起软腭”的歌唱训练中。世界著名的意大利歌唱家基诺•贝吉先生在几次来华的讲学中,反复强调:使用“打哈欠”的方法帮助歌唱者“打开喉咙、抬起软腭”是最有效、最简便的方法。除此之外,还可用打开口腔做深呼吸或者夸张地吐“乌”、“噢”等字时都可找到“抬起软腭”的感觉。值得一提的是:这种升与降的“软腭”运动,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掌握的,而要每天坚持练习,日积月累,才能从有意识到无意识再到下意识。最后养成:只要开口歌唱,“软腭”便会自然抬起的下意识动作,为歌唱提供一个良好的发声状态。

    有关“上腭”在歌唱训练中的作用和价值,一直未引起歌唱者的足够重视,国内有关这方面的资料也是少而又少,即便是有,也是在论述歌唱的呼吸或歌唱的吐字中一笔带过。其实,“上腭”在整个歌唱训练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,也是其它任何器官无法替代的,我们要充分发挥它的作用,让它更好地为歌唱艺术服务。
(该论文获全国艺术中专16届年会论文评比一等奖)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参考书籍:
1、《歌唱艺术手册》   卢齐厄•马南(Lucie manen)著   人民音乐出版社出版
2、《歌唱艺术》  N H 那查连科著   人民音乐出版社出版
3、《音乐译丛》    人民音乐出版社出版
4、《乐声的奥秘》 梁广程 编著    人民音乐出版社出版

作者简介:
叶红,女,1959年生,西安音乐学院毕业,现任广东湛江湛江学校副校长,声乐高级讲师。从事声乐教学与研究30年。曾获中国文化部第五届区永熙“优秀音乐教育奖”等